“血奴案”反转:柬警方认定3人协助编造宣传血奴案,背后柬埔寨黑产触目惊心,大量华人卷入

https://www.51haodu.com/t/Wkl4aGZBcVFpOA==

来源 | 财经十一人(caijingEleven)

作者 | 刘以秦 柳书琪 顾翎羽 李彪

编辑 | 谢丽容

柬埔寨“血奴案”出现的疑点越来越多,案件真相还有待调查。

2月12日,一位中国男士(下文称李先生)被送到中柬第一医院。

2月17日,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发文称,收到中柬第一医院反映,一名中国男子因轻信同城网上虚假招聘广告,被胁迫偷渡至柬埔寨,后遭柬西哈努克港中国城内网赌电诈团伙非法拘禁,并被多次大剂量抽血,生命垂危。同时,大使馆已经向柬埔寨警方通报,柬埔寨警方已立案调查。

2月18日,《财经》记者收到了救助李先生的中柬义工队的队长陈宝荣发来的视频,视频中,李先生躺在病床上,护士在一旁给他输液,他浑身浮肿,声音虚弱,他说从去年8月至今年1月,他一共被胁迫抽了7次血,一次两大瓶。

招聘网站的虚假招聘导致无辜成年男性在柬埔寨被当做血奴,这一事件在国内迅速被发酵声讨。

但事态很快发生反转。2月25日,《柬中时报》发表的一篇报道称,柬埔寨警方已掌握“血奴案”重要线索,已证实整个“故事”属编造。该报道称,有一位未具名的高级警官透露,柬埔寨国家警察总署已对“血奴案”当事人进行问话,当事人口供使案情大反转。《柬中时报》是由柬埔寨华人成立的柬埔寨媒体,于2018年获得柬埔寨新闻部长侨干那烈批准发行。

当天,救助了李先生的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被柬埔寨警方带走调查。

2月28日,柬埔寨国家警察总署发言人对外发表声明,柬埔寨警方对多个地点和多名证人进行调查,证实“血奴”案由当事人李先生(31岁)和3名人员编造的。自此,在柬埔寨官方层面,“血奴案”彻底反转。

柬埔寨警方的声明指出,当事人李先生非法偷渡到柬埔寨,因患重病在西港一家医院接受治疗,李先生为了解决自身问题而找到一批人员。3名涉案人员帮助李先生编造出“血奴”事件,使李先生不用面对柬埔寨法律惩处。声明指出,目前,李先生和3名涉案人员已被移送法办。

同一天,柬警方向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通报了初步调查结果。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表示,将继续跟进此案审理,在中柬两国法律框架下保护好有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支持配合当地执法部门,持续加大对网赌电诈及相关涉中国公民犯罪的打击整治力度,切实保障在柬中国公民生命财产安全。

陈宝荣被逮捕前曾通过电话方式向《财经》记者描述了当地的一些情况,他说,见过很多像李先生这样的人,从国内被绑架,或是主动选择来到柬埔寨。这里鱼龙混杂,很多人从事网络诈骗和网络赌博,需要大量人手。

存在多处疑点

在陈宝荣提供给《财经》记者的视频中,李先生自述去年5月在58同城上看到广西一家夜总会招聘保安的信息,月薪5000元,比他当时的工资高。申请该岗位后,有自称是招聘中介的人电话通知他去面试,去年6月,他到达广西崇左,喝下有迷药的水,中介开车将他送到广西凭祥市的一家酒店,6月27日,他被绑入柬埔寨。

他说,绑架他的人胁迫他在柬埔寨从事网络诈骗,拒绝后遭到殴打、虐待、抽血。

据其说法,这是被绑到柬埔寨的人都要经历的过程。除了暴力胁迫,还包括把手机里所有的账号资金全部转走,能贷的贷款全部贷完,再把你被殴打的照片、视频发给家人,索要更多钱。

把人骗来后,诈骗团伙会用各种方法逼迫受害者从事诈骗、网赌业务,这些都属于违法犯罪行为,让受害者即使能够逃跑,也不会去选择报警。

李先生被送到中柬第一医院后,该院院长朱敏学在朋友圈表示,他不敢相信,但李先生身上确实抽不出一滴血。这一说法显然违背了医学常识,人体短时间内失血量只要超过20%,就会休克。一位三甲医院医生告诉《财经》记者,“如果已经抽不出一滴血了,人也活不了了。”

《财经》记者尝试联系朱敏学,但朱敏学并未回应这一采访请求。

一位柬埔寨本地媒体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他看到了李先生的诊疗报告,上面确实显示失血过多,他也亲眼看到李先生身上有多处针孔。

这引发了此案的第一个疑点,李先生如果长期被大剂量抽血,且他还自称腿部被长期电击,这种状况下,他是如何孤身一人从严密防守的诈骗窝点逃出来的?

李先生自述,趁超市的工作人员出去拿快递时,他跟着快递车逃出来。

前述柬埔寨媒体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他也怀疑过重伤的李先生到底是如何逃出来的,快递车为何会愿意把他送到医院,“园区里开快递车的都是网赌公司的人,他们是善心大发还是有利可图?现在还不清楚。”

陈宝荣告诉《财经》记者,是李先生主动找到他求助。中柬义工队2月11日在其官方微信号发布的文章里写道,他们在另一家医院见到李先生,然后帮他转院到中柬第一医院。

李先生为何会求助中柬义工队?陈宝荣的回答是,只有他能救李先生。“如果他自己去医院,医院不会管他的。如果他去求助警察和政府,也没人管的。他们不会得罪犯罪团伙,甚至会把他重新送回去。”

陈宝荣表示,他在柬埔寨生活超过20年,在当地积累了不少人脉和资源。中柬义工队一直免费救助受害的中国人。中柬商会为义工队提供每个月3500美元的资金支持。他还说,有亲戚朋友就是柬埔寨警察,那些犯罪团伙不敢轻易碰他。

《财经》记者综合调查的结果显示,中柬义工队并不是一个单纯的非盈利组织。中柬义工队的公众号,队员的朋友圈里,频繁发送各类在柬埔寨的业务广告。业务范围包括代办各类证件、注册公司、媒体投放、户外广告等。

为义工队提供资金支持的中柬商会,创办人是俞凌雄。公开资料显示,俞凌雄是浙江人,早年在国内被称为“传销之父”,2017年,俞凌雄加入柬埔寨国籍,成立中柬商业协会,且获得了柬埔寨政府批准。

2021年,另一个中国人刘阳接替了中柬商会负责人的职位。刘阳同时还经营网络赌博公司,已被警方调查,逃到了迪拜。

多位曾经被诈骗去柬埔寨的受害者告诉《财经》记者,柬埔寨有很多代办证件的组织,因为被骗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没收护照,很多人都有补办护照的需求。

刘远山(化名)2019年被骗去柬埔寨,偷跑出来后,他在贴吧里找到一个可以代办证件的人,交了钱后,对方再一次把他绑架了,还揍了他一顿。事后他才知道,这些人被称为“赏金猎人”,专门用这种方式绑架逃跑的人。他被索要5000美元,两天两夜没有吃饭。对方还给他看了手机里的视频,“杀人的视频”。对方说这不是他们杀的,是诈骗团伙老板杀的,问他,“你想被我们送回去给老板吗?”

前述媒体人士称,据他了解,中柬商会确实扶持义工队的工作。且据他了解,义工队和陈宝荣一直在救助中国人,连刘阳的园区里的人,他也照救不误。

那么中柬商会和其帮扶的义工队,乃至队长陈宝荣在这件事情上可能是什么角色呢?这是疑点之二。

2月18日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陈宝荣提到,他此前一直不敢对外说这些事,因为他的家人也在柬埔寨。但这一次,他希望可以借助舆论力量,改变一些事情,“我不想再看到中国人被伤害了。”

《柬中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判断:在这件事里,陈宝荣可能也被骗了。

柬埔寨黑产触目惊心

《柬中时报》的这篇报道中,虽有柬埔寨警方称此次“血奴案”属编造,但柬埔寨警方目前并未公开明确证据。

“血奴案”如果属实,正常的办案程序应该是揪出迫害“血奴”的网赌公司。

《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因招聘被骗的受害者与知情人。除了被骗去柬埔寨从事诈骗、网络赌博。第一步是招聘中介,熟悉柬埔寨诈骗行业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说,大多是本地的“黑中介”通过熟人介绍找人,他此前没有听过是从招聘网站被骗来的。

他说,这些负责招聘的黑中介,拉到一个人能赚5000元,如果是绑架来的,还要支付给负责绑架的人约3万元。老板会以此告诉被绑架的人,只要把钱付清就可以走。“但实际上,付了钱的结果是被转卖到下一家。”

疫情后,人员流动减少,柬埔寨的诈骗产业缺人,“黑中介”们开始通过网络工具寻找更多渠道。过去有不少人,“大约一半,是主动来柬埔寨的,他们或是在国内犯了事逃出来,或是以为能赚钱。”前述知情人士称,“但是现在越来越多被绑、骗过来的。”

彭简说,他听到最新的数字是,骗一个中国人送到柬埔寨的网赌公司,行价是2万美元。

彭简2019年来到柬埔寨暹粒旅游。偶遇了另一位中国小伙,问他想不想找工作,工资很高。他跟着这位小伙去了波贝。

波贝是柬埔寨西部的一个小城市,看起来就像中国的乡镇一样,行人、摩托车、汽车共用一条窄窄的马路,路边小屋门面住房错综复杂,直到他走到市中心,看到了富丽堂皇的皇冠大厦——波贝的地标性建筑。

他被安排住在距离皇冠大厦3公里外的4人间公寓,环境不错。当晚,他的护照就被“组长”收走了,并警告他要“老实听话。”彭简感觉到了不对劲,半夜,他听到了有人在讨论在赌场赚了钱。

第二天,他被拉去做培训,培训的内容是如何诱导他人参与赌博。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他被迫工作了两个星期,找了个空隙,带上公司发的工作手机偷偷跑了。“如果不跑,要么就是被打骂,或者要求赔钱。”

回忆逃跑的那个晚上,彭简心有余悸。那天刚好下了大雨,雨声掩盖了脚步声,他蹑手蹑脚,紧张地走完了20米的路程,冲出赌场。但问题接踵而至,他没有护照,无法回国。

他想用工作手机威胁老板归还护照,工作手机里保存了大量的“罪证”,老板回复他,要么归还手机从宽处理;要么把他的护照卖给诈骗犯,让他一回国就被抓。

当地有一个聊天软件,叫“纸飞机”,上面是各类“通缉令”,用来抓逃跑的中国人。如果被抓回去,就会被关入“小黑屋”,“一旦被抓肯定会被暴打一顿、没吃没喝,还会上电棍、辣椒水。”

如果不想干了,公司会提供一个通道,赔一笔钱就能走。赔偿款里包括公司把你接过来的机票钱、路费、住宿费,甚至还有地板磨损费、空气消耗费等,“要八九万元。”

他只能开始在波贝的流亡之旅,他不敢去大使馆、机场、大巴站这些地方,因为太容易被抓。

同样在2019年,刘远山在百度贴吧看到柬埔寨赌场招聘信息,称“工作轻松,月入过万”,还提供机票。对方称他们就像澳门赌场一样,工作内容就是在后台算账,还给他发来了各种游轮、娱乐设施的照片。

等他到了当地,情况完全不一样,道路泥泞,连商店都难找。他被带到了一个园区里,封闭式管理,里面大约有上千人,“都是中国人”。不允许随意走动,同事间的交流也被禁止。

每个员工同时操作20部手机,用来做网络诈骗。刘远山的工作是给手机充电,不直接参与业务。他准备了很久,花了700美元偷偷贿赂了3个人,趁老板不在时逃了出去,随后又被代办护照的“赏金猎人”骗去。

最后他凑了3万元,对方把他放了,也真的帮他办好了护照回到了中国。回国后,他住了1个月的院,断了十几根骨头。他没有报警,因为他不知道那些人的真实身份和名字,只记得他们的脸。

“只要能活下来,其他都不重要。”他说。

2019年,柬埔寨颁布“禁赌令”。多位柬埔寨本地人士称,明面上看,网赌和诈骗行为确实都减少了,但他们都转去地下了。

前述柬埔寨媒体人士回忆,2020年时,各类园区里的网赌公司都非常低调。但到了2021年,又来了很多人,犯罪产业重新兴旺发达起来,当街杀人、绑架等一系列的乱象又出现了。

招聘平台确有漏洞

“血奴案”所有疑点目前尚有赖进一步调查和结果公布。此案牵扯出了另外一条线——招聘网站是否存在漏洞,也值得分析。

“血奴案”被曝光后,58同城对外公布称,并未找到李先生所述广西某夜总会的招聘信息。并表示,58同城一直以来高度重视信息审核,不断加强平台方对企业入驻的资质审核,确保企业合法注册,保障用户得到真实有效的招聘信息。

《财经》记者以一家没有任何业务的公司的名义在58同城上发布了招聘信息。5秒钟内就审核通过,没有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审核。第二天,一位自称是58同城商务人员的人打来电话,称如果交钱,可以购买到58同城后台上的其他简历。一份简历几元钱。且该人员并未询问公司的具体业务以及是否符合招聘资质。

去年3月15日,“3.15”就曝光了智联招聘、猎聘网和前程无忧的出售简历行为。有不少不法分子通过购买简历进行诈骗等违法行为。2020年5月,四川省眉山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破获了一起侵犯个人简历信息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通过简历上的个人详细信息给受害人打电话,引入诈骗团伙设置的陷阱中。

眉山市东坡区公安分局网安大队教导员黄咏飞说,招聘网站上发布简历的人,是很希望得到工作的,在这个时候,他们对所有的陌生电话都不会抗拒,对所有的来电,他们都是基于个人的信任和对招聘网站的信任。

《财经》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发现,用关键词“招聘+诈骗+58同城”,共能搜到1550份法律文书,判决书1348件,其中刑事案件1297件,民事案件51件。

另外几家主要的招聘平台也有类似案件,但数量远不及58同城。智联招聘的相关判决书91件,BOSS直聘23件,前程无忧46件,猎聘10件。

58同城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招聘信息审核分为线上线下,以线上审核为主,线下也有团队去实地核查,但具体比例暂不披露。

岳欣(化名)2020年时,在58同城上看到高薪招聘客服人员的信息。面试时,对方告诉他要办护照去东南亚工作,他警觉了,问对方是不是做博彩的,对方承认了。面试后,他向平台举报这条招聘信息,但他发现平台并未处理。

2016年,一位不愿具名的大学生在临近毕业时,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海投简历,只有一家58同城上的公司给他回了电话。这家公司叫“天津创环”,是一家上市公司。他迫不及待地抓住了这个唯一的机会,然后掉入了传销窝点。

在传销窝点里,他被关入封闭环境,噩梦开始,他连续遭遇洗脑、殴打、恐吓,只有伪装成“废物”,一周后,他逃出来了。他不敢在当地报警,跑回老家江苏报了警,但警察以属地管理原则拒绝了他。

一个月后,他看到消息称那个传销窝点因为过于猖狂,殴打民警,掀翻警车,当地警方开始专项整治,随后该团伙解散。

他告诉《财经》记者,被骗入传销窝点后,发现被骗者还有不少985高校的毕业生,被骗的渠道五花八门,包含各类招聘网站。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家庭环境欠佳,求职心切,涉世未深。

通过招聘平台进行诈骗,主要责任属于诈骗犯,但平台同时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招聘平台的确很难精准审核出大量招聘信息背后的黑暗,个人信息保护同样也难以做到毫无漏洞。平台需要努力平衡流量、收入和信息安全,避免成为犯罪温床。

《财经》记者目前掌握的最新情况是,陈宝荣仍然处于失联状态,李先生也被当地警方控制,禁止对外发声,他的微信名改为“重生”。

原题:《“血奴案”反转:柬埔寨黑产触目惊心,大量华人卷入》

往期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