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之谜: 人类真有第三只眼?据说是宇宙能量进入人体的窗口!

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308852

李文涵2019.10.22 22:32松果体俾格米人天眼之谜人类真有第三只眼人们习惯在双眉之间画上第三只眼印度教徒在眉心上装饰着提拉克一窍通万窍 一以贯全身形天扁鹊 视人五脏颜色修炼 返本归真 开发第三只眼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22日】(本台记者李文涵综合报导)人体究竟有多复杂呢?完全不亚于整个宇宙。不过目前人类对于人体奥妙的认知,还停留在极肤浅的程度,不论是气穴、灵魂还是基因,都是人类目前难以破解的谜团。历史上说地球上出现过多次生命,史前的人类的生命体大多有特异功能,例如遥视等等,可是为什么到了我们这次历史时期就什么都没有了呢?到如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传统还是科学,都认为人有第三只眼。修炼界说:它可以沟通天地,洞悉一切。人的第三只眼睛,传统称天目(天眼), 现代科学则认为是松果体。像二郎神一样,只不过是被隐藏了。关于人类拥有第三只眼的说法由来已久。印度教的祖师一直认为,人体具有未卜先知的器官。在东方的许多宗教仪式上,人们习惯在双眉之间画上第三只眼,认为这样便可获得与宇宙进行直接交流的通道。

 第三国的内容却突然间丰富起来,其中还出现了“形天”这个中外著名的人物 (图片:维基百科)
第三国的内容却突然间丰富起来,其中还出现了“形天”这个中外著名的人物 (图片:维基百科)

古希腊哲学家认为,人的第三只眼位于大脑中心部位,并将其视为宇宙能量进入人体的闸门。直至今日,现代医学对第三只眼的研究也从未停止过。隐藏的视力俄罗斯古人类学家亚历山大·别洛夫认为,这一器官的退化痕迹残留在大脑半球下,称:“退化的眼睛”。所谓“退化的眼睛”就是松果体,是不是“退化了的眼睛”?其实在修炼界是持保留态度的。其实在一些宗教中有很多关于人类第三只眼睛的说法,这第三只眼睛被称作:天眼,如果一个人的天眼开了,他就会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由此可见人可能真的是有第三只眼睛。今天我们一起来探讨人体奥妙之一:第三只眼!我们先从宗教典籍开始说起!

1、佛教第三只眼是开悟者的象征:智慧之眼

在佛教中第三只眼最常见,是开悟者的象征,在印度传统里,就有“智慧之眼”之称,是“内隐导师”的所在。印度及东亚的神明或开悟者的图像上经常绘有第三只眼,例如湿婆、佛陀或是瑜珈士、圣者、菩萨。在佛教里,第三只眼被称为白毫。印度教相信湿婆的第三只眼能够毁灭整个宇宙。因此,许多印度教徒在眉心上装饰着提拉克,象征第三只眼。

 俾格米人(图片:CC BY-SA 2.0/维基百科)
俾格米人(图片:CC BY-SA 2.0/维基百科)

《奥义书》指出,人类如同一座拥有十道门的城市。九个门(眼睛、鼻孔、耳朵、嘴、尿道及肛门)通往外在的感官世界。第三只眼是第十道门,通往无限的内在意识,位置大约在眉心处。佛道两家所说的“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形容的正是此处!

2、道教第三只眼是修真的关键:一窍通万窍,一以贯全身

相信大家对二郎神第三支眼并不陌生。在道教的典籍记载和信仰中。人类的第三只眼又被成为“天眼”、“天心”、“祖窍”、“玄关”,位于印堂之上近一寸之地,同佛教相似,同样是开悟者的象征。认为这里是能宇宙交流的通玄入妙之门,而一旦此窍被开,就可达到老子在《道德经》中讲的:“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

除此之外,道教对“七窍光明”极为重视,并把玄关出现的真阳和光华之景,作为修炼出现超常功能的主要标志之一,认为此窍一开,万窍则通。《周易参同契》曰:“一者以掩蔽,世人莫得知,一窍通万窍,一以贯全身。” 而又因祖窍是三光出入之总门户,故历来被修持者视为秘不可外传的玄窍。

道教讲清静无为,在老子说的:“致虚极,守静笃”状态下修炼不但可长生久视,另能出现许多特异用以济世度人及传道。《太平经圣君秘旨》曰:“夫守一者,可以度世,可以请灾,可以事君,可以不死,可以理家,可以事神明,可以不穷困,可以理病,可以长生,可以久视。”《太乙金华宗旨》云:“天心者,三才同禀之心。丹书谓之玄窍是也,人人俱有,贤则启之,遇迷闭之。启则长生,闭则短折。”

大概意思就是第三只眼所在,是道教修炼修真的关键,只要将第三只眼开窍,便能够成仙成祖,否则,永远无法踏入修行的大门!

 欧西里斯(图片:维基百科/Jeff Dahl)
欧西里斯(图片:维基百科/Jeff Dahl)

3、圣经记载人体第三只眼:你的一只眼睛若亮了,全身就光明

圣经中的启示录多处记载第三只眼,甚至还对第三只眼的功能进行详细的描述;圣经上比较著名的一句话是:你的一只眼睛若亮了,全身就光明(if therefore thine eye be single, thy whole body shall be full of light.),这里的一只眼睛便是指人体的第三只眼了。

4、玛雅预言:第三只眼睛,不仅具有杀伤力,更具有预测的能力

《亚特兰缔斯文明》中,就有提到另外一个史前高级文明:根达亚文明,传闻根达亚文明中的生命,就有三只眼睛的,而且这第三只眼睛,不仅具有杀伤力,更具有预测的能力!关于第三只眼几乎所有历史的宗教,都有相关记载!而且在这些记载当中,‘第三只眼’有别与人类现有的两只眼睛,以此来看,莫非人类真的具有第三只眼?

希腊古生物学家奥尔维茨,在研究大穿山甲的头骨时,在它两个眼孔上方发现了一个小孔,这一小孔与两个眼孔成品字形排列,这引起他很大兴趣。这一发现,轰动了整个生物界,自此以后,各国的生物学家纷纷加入研究行列。各项研究结果表明,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哺乳动物,甚至包括人类,都有3只眼睛。

只可惜由于人类道德下滑,依赖现代化的工具,被无神论迷住双眼,人离宇宙本性越来越远,这第三只眼被封闭,甚至连小孔都找不到了。不过意外的是,后来人类人体解剖的过程中,竟意外在它消失位置的更深处,找到了一个奇怪的组织—松果体。它大如豌豆、形如松果。

 祖先把大裂谷看成“一臂”(图片:维基百科)
祖先把大裂谷看成“一臂”(图片:维基百科)

上个世纪的 1918 年,瑞典解剖学家用显微镜在观察青娃和金鱼的松果体时发现:它的细胞形状与眼睛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有着惊人的相似,甚至有些神经纤维依然藕断丝连。根据这个发现,很快有些人就大胆地推测:大部分脊椎动物脑中的松果体,极有可能就是第三只眼:天眼。

据 2005 年 5 月 30 日的《真理报》和 7 月 20 日俄罗斯《总结》周刊报道:科学家通过对人体大脑解剖和对现代胚胎学理论的研究发现,人类确实存在有第三只眼,而且在大脑松果腺体中,就是人类神秘第三只眼的所在之处。

它位于大脑中心丘脑的上后方,颜色灰红,重约 0.1 至 0.2 克,在儿童时期比较发达,但到 7 岁以后开始渐渐就不起作用了。

三海经记载:人是一臂三目,即一条手臂和三只眼晴的人,这才是三只眼的最初来历

《山海经 海外西经》的第三国奇肱之国的人是一臂三目,即一条手臂和三只眼晴的人,这才是三只眼的最初来历。所以科学已证明人类确实存在有第三只眼,但我们当今的一般人为什么却都没有任何察觉呢?这个问题值得人类深深思考。

 非洲第一大湖维多利亚湖看起来恰恰像松果体的形状(图片:pixabay)
非洲第一大湖维多利亚湖看起来恰恰像松果体的形状(图片:pixabay)

 中国历史上道、佛两家均有“天眼”的说法,其位置大概在每个人的头部两眉中心, 也就是《西游记》中的“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所描绘的所在,而书中的二郎神就生有三只眼。然而关于二郎神与三只眼的来历却一直众说纷纭,有研究甚至指向了三星堆的纵目人。中国民俗研究家黄芝冈认为,灌江口(有指其地理位置是四川都江堰)二郎的原型是古羌民祖先神大禹,其根据之一是说“杨二郎”系指“羊二郎”(谐音法,来源于“川西杨姓为羊化子孙”的传说),这自然又和《山海经》扯上了关系。

看来《三海经》似乎可以当作一部上古史的通用字典,而且还是全球通用的!

《海外西经》第一国三身国,第二国长臂国的寥寥数语说的是南非以及邻国区域,但是第三国的内容却突然间丰富起来,其中还出现了“形天”这个中外著名的人物(西亚历史也有“形天”)。看看原文:奇肱之国在其北,其人一臂三目,有阴有阳,乘文马。有鸟焉,两头,赤黄色, 在其旁。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 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操干戚以舞。

 坦干依喀湖地图(图片:维基百科)
坦干依喀湖地图(图片:维基百科)

在地理上《山海经探秘》一书中将奇肱之国定位在现代的刚果区域,其中细节之一是“三目”可以落实在刚果的地理水文特征上(三目即三个出海河口:库依路河口一目、刚果河淡水湾河口一目、刚果河出海口一目)。“有阴有阳”即表示“有山有海”;双头鸟在此地理上象征的是活火山,而在意识上则象征原本统一的人类信仰体系已经出现了分歧。此处所谓的“常羊之山”肯定通“常阳之山”,明显说的是赤道线上的山头。在人理上,“奇肱”与“一臂三目”应该是用来暗喻刚果的原住民俾格米人。在天理上,“形天”恰恰是人类告别天神为大的时代的一个显要标志,也即是说天地人三合一的信仰体系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危机。所谓的“形天与帝在此争神”的大背景恐怕就是新石器与旧石器交接时期的一种信仰矛盾现象,而刚果区域若不是当年最重大的冲突地点,也可能就是最原始信仰体系崩溃的最后堡垒,其代表人物就是俾格米人

 马拉威湖卫星图(图片:维基百科)
马拉威湖卫星图(图片:维基百科)

根据现代考古学的研究结果,刚果区域早在八万年前已有人类居住。人类学家研究证实,俾格米人是居住在非洲中部最原始的民族,他们体力过人,自食其力,称森林为“万能的父母”,自己则是“森林的儿子”。但俾格米人却是非洲的“袖珍民族”(“奇肱”应该是用来形容他们的一种专用语),成年人平均身高1.30米至1.40米;头大腿短,长得精瘦,人人都腆着大肚子,肚脐眼凸起鸡蛋大小的肉疙瘩。而如此与众不同的肚脐眼以及八岁已经发育成熟的胸部特征,恐怕是“形天”“以乳为目,以脐为口”的根本来头吧。至于“三目”与俾格米人还有什么相关的呢?

《海外西经》第一国对应的是《西山经》第一座山“钱来之山”,与第二国“一臂国”对应的是“松果之山”(暗示了后面的第三只眼),那与奇肱之国对应的自然就是《西山经》的第三座山“太华之山”(东非大裂谷,芦鸣,2014),到此就不得不追根溯源到古埃及人对松果体的认识。

古埃及人把第三眼称作“欧西里斯之眼”,而“欧西里斯的权杖”又称“松果之仗”,(欧西里斯是位太阳神,主宰来世者的象征),描述了两条相互交织的蛇自权杖底部盘旋而上,最上方是一个松果

 人们习惯在双眉之间画上第三只眼,认为这样便可获得与宇宙进行直接交流的通道(图片:pxhere)
人们习惯在双眉之间画上第三只眼,认为这样便可获得与宇宙进行直接交流的通道(图片:pxhere)

《西山经》在“太华之山”里描述了一条名叫“肥遗”(古字“遗”有虫字边)的蛇,是象征东非大裂谷最南端的马拉维湖(非洲第三大淡水湖)的。妙的是,非洲第一大湖维多利亚湖看起来恰恰像松果体的形状,而第二大湖坦噶尼喀湖(Lake Tanganyika)与马拉维湖则像极了两条肥大的蛇。这是否是“一臂三目”之三只眼的根本出处?有人认为,它是对人类本来面目的最重要“回忆”,也是非洲这个生命之母的最形象表达,而对于非洲中部这个最古老的原住民俾格米人来说,其祖先把大裂谷看成“一臂”,三大湖看成了“三目”,并就此将“一臂三目”当做自己的生身父母来崇拜的信仰,完全符合天人合一的逻辑。

 许多印度教徒在眉心上装饰着提拉克,象征第三只眼(图片:pixabay)
许多印度教徒在眉心上装饰着提拉克,象征第三只眼(图片:pixabay)
 一窍通万窍,一以贯全身(图片:维基百科)
一窍通万窍,一以贯全身(图片:维基百科)
 找到了一个奇怪的组织—松果体。它大如豌豆、形如松果(图片:维基百科)
找到了一个奇怪的组织—松果体。它大如豌豆、形如松果(图片:维基百科)
 人是一臂三目,即一条手臂和三只眼晴的人,这才是三只眼的最初来历(图片:维基百科)
人是一臂三目,即一条手臂和三只眼晴的人,这才是三只眼的最初来历(图片:维基百科)

这样看来俾格米人在远古时代很可能是人类松果体保存最好的民族,这在它们的身上一直留有一些抹不去的痕迹。比如俾格米人的听觉、视觉和嗅觉都十分灵敏,是捕猎的高手。如果一只蜜蜂在距离他们10米外飞过,他们即能准确地说出蜜蜂的种类和雄雌。俾格米男子擅长打猎,喜欢集体围捕大象(说明他们的臂力一定不同凡响,当得起“奇肱”的称谓);女人在家采野果,挖树根。由于他们一直保持着旧石器时代的生活方式,所以现代人还可以从他们身上发现人类与大自然溶为一体的生活状态以及第三只眼所具备的部分灵敏特性。

至于人类的第三只眼松果体通灵的神奇功用,十七世纪伟大的法国哲学家笛卡儿则称松果体是灵魂的宝座。他写于一六四九年的著作《论灵魂之情》曾经认真地探讨了灵魂之谜。在这本名著中,笛卡尔表明他相信身体有灵魂,而如果眼睛是人类的灵魂之窗, 松果体就是灵魂所在之地。若人类的第三只眼的确拥有超自然的能力的话,地球人类具有三只眼的时代应该是最幸福和谐的时代。因为彼时所有物种都不但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而且还能彼此了解。至少,人类作为其中最为独特的生命,甚至可以轻易地从宇宙(天)中获取能量,所以人类当时生活在所谓的伊甸园里,而上帝(宇宙之灵)也可能与人类常来常往。也许直到有一天,人类的总代表“形天与帝争神”而有了是非,人类才从伊甸园掉到了地上,但最要命的是自己的“神脑袋”--那个与人类的松果体相连的宇宙能量“天脑”被天帝给收割了(据说帝将之埋藏在“常羊之山”,暗示的是善良之地,“羊”也可做“善”解,意思是形天的“善头”被割断了)以至于地球万物都跟着人类一起堕落,其最终的表现就是第三只眼越来越瞎,所以人类和人类之间即开始自相残杀,就像癌细胞向自己的母体发起攻击一样,整个地球生命开启了自我毁灭的进程。

医学界发现人类有第三只眼:通过静心、冥想、炼功、打坐等又可发挥功用后捕捉到肉眼看不到东西

现代医学界解剖人体时震惊的发现人前额部位,松果体前面有眼睛的全部结构,但是没有眼睛,科学家推测人类可能有一条通向松果体、鲜为人知的隐秘传递光信息的通路。这也就是宗教认为松果体,就是人类神秘的“第三只眼”所在之处,他们认为可以通过静心、冥想、炼功、打坐等等,又可发挥功用,可以捕捉到肉眼所看不的东西,不需经过瞳孔、水晶体、视神经等的传导,直接可以在脑海中成像。

考古资料显示人类远古时期确实有三只眼存在

在距今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中,发现了人类存在第三只眼的考古材料。内蒙古岩画研究专家吴甲才在翁牛特旗白庙子、小凤山等处发现了红山文化岩画遗迹。在一些巨大岩石上面刻有眉心处带有第三只眼的人物头像,尤其是在一个刻有北斗七星的岩画石下面也有这种眉心带有第三只圆眼的人物头像M4大墓中有一件最为重要的随葬器物,是一个小玉人,而这个玉人的脑袋上是有三只眼睛的。

实际拥有的“第三只眼的例子”

《史记•扁鹊列传》中记录著神医扁鹊具有“视人五脏颜色”的能力,他具有天眼,能透视人体,然后配合自己的医学知识,帮人“看”病。这个例子在俄罗斯也有,根据真理报2004年1月的报导,俄罗斯的一个小女孩娜塔莎可透视人体内部器官,看到其中有病的部位。

 扁鹊( 图片:维基百科/Gan Bozong)
扁鹊( 图片:维基百科/Gan Bozong)

科学研究表明发现“第三只眼”作用巨大

科学家最近发现,没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鱼就是利用松果体来“看”外界。人的肉眼也只是像照相机的镜头起对焦、采集光线的作用,而松果体却是像照相机的CCD或底片起真正感光成像的作用。

 没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鱼就是利用松果体来“看”外界(图片:pixabay)
没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鱼就是利用松果体来“看”外界(图片:pixabay)

爬行动物的“第三只眼”对光波和磁场都非常敏感,还能感知超声波和次声波。太阳光通过神经系统传输到松果体松果体对全天的激素分泌发号施令。爬行动物因此对地震和火山爆发等自然灾害非常敏感。

松果体的组成细胞类似视网膜的色素细胞,能分泌血清素和褪黑激素。褪黑激素在夜晚分泌,具有镇静作用;血清素通常在白天分泌,能激发肌体的活性。这些成果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国际老年学会上被公布。

研究显示,褪黑激素还是细胞间物质交换的信号分子。松果体在古代有“能量中枢”之说,即负责人体机能的正常运转。科学家发现,将一生献给宗教或喜好沉思的人,身体会发生难以置信激素变化,使得头盖骨变薄。难道如此便于松果体从宇宙中接受能量?

英国曼彻斯持大学的阿•罗宾•贝克教授发现:在松果体的前方有一个生物磁场,它可聚集射线,并能起到扫描图像的作用。人体的松果体在儿童时期比较发达,但到7岁以后开始减退。所以为什么很多小孩能看到灵异物体,而大人看不到。

从这些证据我们不难发现,人类可能在上古时期是有第三只眼睛的,或者说人类应该是可以修炼出第三只眼睛的,道家也把松果体称为泥丸宫、黄庭、昆仑,是人的元神(灵魂)所住之宫,是九宫之中央、脑中之脑、核心之核心,泥丸宫在人的机体生命活动中起至关重要作用,是人的生命中枢。人人都有松果体,人人都可以通过修炼来返本归真开发自己的第三只眼,但是不能去一味的追求开天目,道法自然,修炼到一定层次后才会开天目。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田喆

在很火爆的《揭露宇宙》节目中,有关人员对于人类的第三只眼有着详细的解说。

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我身边的是科里·古德,他声称自己是秘密太空项目的内部人员,能够接触到非比寻常的绝 密信息,这其中有许多对研究不明飞行物多年的人都是新鲜的东西:内部的证词、机密信息,诸如此类。在这一集中,我们要钻研的主题是你们在评论中不断提到 的,是你们在我的网站上看到的视频中最感兴趣的主题。我说的就是松果腺。里,欢迎回到节目中来。
科里•古德: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否用你自己的话来对观众解释你所听说的松果腺是什么?对人体有什么作用吗?什么是松果腺?
科里•古德:当我在虚构军事绑架项目中时被判定为有直觉先知的人后,他们就立刻给我们注射 并进行声波治疗。

大卫•威尔科克:在哪里注射?
科里•古德:在肩膀上。还有屁股上。年纪小一些的时候他们就会在屁股上注射。年纪大一些之后就会在肩膀上注射。
大卫•威尔科克:听上去很疼。
科里•古德:你得习惯。然后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使用金属一样的棒子放在这里,将声波送入松果腺。他们说这样就能加强的不是我们的先知能力,而是我们的直觉能力。

水在不同音乐中的结晶形状

大卫•威尔科克:你的头骨中感觉到了从中传来的声波振动吗?

科里•古德:是的。你感觉到你的脑袋中六英寸深的地方有声波。所以对他们来说,刺激松果腺显然是很重要的。松果腺的位置

大卫•威尔科克:我在《源场》中所提到的内容有一整章节是写松果腺的。我们知道它位于大脑的几何中心。我们知道它只有一颗豆子那么大。经过它的血流流量之大,在身体中只有肾脏胜于它。主流科学家说:“我们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但松果腺内的细胞或多或少和视网膜中的细胞是一样的。

科里•古德:视杆和视锥吗?

大卫•威尔科克:它们被称为松果体细胞,但实际上两者是一样的。

而且它的神经还连入了负责视觉的大脑皮层,和我们的双眼也是一样的。所以古人就把它称为“第三眼”。在我的视频和即将播出的《智慧教育》里也会讲到有松果和类似的图解出现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中。

所以你是否认为松果腺内是有活动的?这些小小的视杆和视锥是看得见的?

科里•古德:他们说这样能刺激第二视觉和直觉能力。而且他们说他们知道有古代的地球脱离团体掌握了那些有着大型松果腺的人。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他们说我们所有人的松果腺以前要比现在大一些。他们试图刺激我们松果腺的生长和活动。

大卫•威尔科克:这很有趣,因为我的线人雅各布告诉我天龙人试图改造现代人类,让我们没有松果腺。后来他们很生气,因为好心的外星人又把它装了回去。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科里•古德:我其实听说这是一个更大的实验中的一部分,一共有22个不同的基因实验,由40个小组完成。这些实验不仅仅是基因方面的,还是灵魂方面的。他们 试图加强我们在灵魂方面,还有松果腺和一些同我们的光体有关联的东西,他们试图操纵帮我们变得更通灵更加的往这方面发展。现在他们显然和天龙人联盟的组织 是冲突的。

大卫•威尔科克:这也许意味着超级联盟并非完全是坏事,他们是……

科里•古德:是的,正如我所说,是观点不同。他们有他们的计划,所以按照他们的方式来操纵我们。

大卫•威尔科克:有多个内线暗示在古代画作中看到某人被包围在光环之中,或是在佛教绘画里更像是日冕,这就是意味着松果腺更活跃,所以造成了某种光晕,你是否见到过这样的事情?

宗教艺术中的光晕

科里•古德:我刚说到我们的光体,他们让我们进行的锻炼并不仅仅是激活松果腺,而是要扩展我们的光体直到他们所说的让我们达到他们想要的水准,我们坐在一个房间中,我们的光体扩展开超过房间的四壁。所以显然松果腺和光体的发展和扩展是有着直接联系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想等一下再谈谈这些练习,但我想先提起另一个有趣的观点。至少有四个不同的内线告诉我,如果我们的松果腺被部分激活,都不要说全部激活 了,我们就可以真正地穿过宇宙。你觉得这也是星门吗?就好像是可移动的生物星门就在我们的身体里,就像是我们目前还无法利用的一种硬件?
科里•古德:是的,有很多生命体利用松果腺和他们的光体来投射他们的意识和身体到其他的物理地点,然后通过肉体的联系传回信息,这会改变他们肉体的振动来与 他们所在位置的振动匹配,然后将身体传送到那个位置和意识汇合,或者就是有些人说的脱离身体的体验,或是将他们的意识投射出去,对于更高级的生命体所做的 事有很多不同的术语。

大卫•威尔科克:我很好奇。你是否觉得……因为我一直有这样的猜测,那光晕是虫洞口,当松果腺打开的时候是否感觉到被吸入了虫洞口呢?你可以飞入那个光晕从中穿梭过去呢?
科里•古德:我觉得这种光晕或光环的描述所展示给人们看的,只是针对那些光体和松果腺高度发达的人,并且用一种直觉化精神化的方式发展了他们自身,所以才会在艺术中展现出来那样。而那些同样以这种方式发展过光体的人会拥有第二视觉,并且能够看到其他人的光体。
大卫•威尔科克:在西藏他们就用一条细长的尖利木棍或是别的什么刺穿某人的前额,稍稍刺伤松果腺。这样就能创造出某种通道。你觉得用声波枪对你们所做的事情是否与此类似,只是更高科技一些呢?
科里•古德:他们想要找到刺激松果腺的方法。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接受这种治疗时是什么感觉?你有什么体验?
科里•古德:你会有灵魂出窍的体验。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是的。你会感觉自己的光体在生长,感觉自己朝着身体之外的各个方向生长。有时候你会感觉自己被敲出了身体向后摔去。但与此同时你却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感觉,声波传入大脑皮质,就在你的头骨后。
大卫•威尔科克:我曾在《智慧教育》中同迈克尔·伯辛格博士做过节目,他有一样被称为上帝头盔的装置,上面有很强力的磁力枪,可以用来三角定位对准大脑的特定部位。

他 能创造出极端的惊恐和恐惧、能让你大汗淋漓、能制造出性唤起。大脑中还有特定的部位可以对准照射后让人有通灵的体验。怀疑论者很爱提起伯辛格,说这证明了 那些幻觉体验者并非经历了更宏伟的现实,而仅仅是他们的脑袋发烧了。但我觉得伯辛格的上帝头盔和你刚说的声波是有着相似之处的。

科里•古德:是,听着很像。有时他们也对我们使用电磁波。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你是否认为任何一个人受到这样的治疗之后都会有你这样的体验吗?还是说因为你经受过直觉训练所以为此做好了准备?

科里•古德:我觉得他们会有的。他们会有某种体验。我年轻时就已经有灵魂出窍的体验或是奇怪的经历。比如我们坐车长途旅行时我觉得无聊,我就会将自己投射到车外。我会将自己投射出去,然后飞过路标,飞过山丘,再回头看车,然后飞着,在长途旅行时有灵魂出窍的体验。我在很年轻时就这样做了。

大卫•威尔科克:我的内线丹尼尔经历过这种直觉训练, 是为了称为“心理军团”的组织。而这应该是中情局的分支,至少他是这样听说的。我想谈谈一些他们教他的东西,然后和你的训练做比较。首先是倒挂体操。他们 把他倒挂起来,绑住他的膝盖和脚踝,然后做仰卧起坐。他们说这样就能让血液含氧量加大,使更多的血液通过他的松果腺。这样就能加强血流经过整个身体流过松 果腺,这样就能加强他的能力。你是否经历过相似的事情呢?

科里•古德:我们所经历的最接近的是他们将我们置于加大气压和含氧量的压力室。然后让我们冥想,他们会在我们头上连上脑电图用的电极,然后训练我们进入包括 θ波状态在内的不同状态。他们会要求你进入某种状态,然后测量在室内不同的气压下和不同的氧含量下你需要多久才能达到这个状态。

大卫•威尔科克:你觉得这是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帮助你们在不同的地外环境中保持正常机能呢?

科里•古德:与此同时……这一切都同加强直觉先知有关。

大卫•威尔科克:在盖姆电视台上我们有很多瑜伽、太极的视频。人们订阅的时候就能看到,都是免费的,普通用户就能看。我一直认为倒挂体操,这些反转的仰卧起坐能够增加总的血流循环,如果你去看古人瑜伽、太极其实都是增加血流循环的,是讲柔韧性这样的东西。

你是否觉得这些锻炼是否能帮助人们来锻炼他们的直觉?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也教我们太极这样的东西。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这和可视化同样是有关的,把球状的能量球可视化让它们移动,并感觉它们的移动到你身上的不同位置,然后在你的身体内移动。这有助于含氧量和血液流动,但同时也让我们用其来将能量在身体内传送。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能再解释一下你要看到的到底是什么?那些球体有颜色吗?有大小吗?一下子会出现多少个?是只有一个吗?

科里•古德:只有一个。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是否给你制定了标准,那球体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科里•古德:是我们自己选的。他们只是说,让球体可视化,一个能量球体。然后将球体握入手中,然后将其可视化,在双手之间传递,然后经过你的肩膀到另一只手上。一开始是这样做的,然后你会用球体让它经过你的脊柱,从脊柱往上到头骨。然后将其可视化,让它回到你的太阳穴,从中出来再用双手抓住,然后再循环。这是个视觉训练,心理和视觉的训练,让能量球在你的身体内穿梭同时感觉到它。

大卫•威尔科克:这可以站着做吗?或者说这需要太极的动作来随着球体一起动?

科里•古德:你需要动你的手和身体一边这样做一边将其可视化,你不是好像冥想一样坐着静止不动。

大卫•威尔科克:这绝对像是太极的动作,这样和能量球体已启动。能量球会不会这样大?或是更小一些,像这样?

科里•古德:我们将其可视化为小球。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但又没有颜色,是蓝色的、白色的,或是其他?

科里•古德:通常就好像是灯泡一样,白色的光。

大卫•威尔科克:白光?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与人们现在看到的太极拳有多相似?因为很多人似乎都做着同样的动作。这些动作和你做的是相似的吗?还是说有些不同?
科里•古德:许多都是相似的。苏一先:长篇历史解密:孔子的真实能力超出想象23 赞同 · 7 评论文章


大卫•威尔科克:很多练太极的人知道他们与此同时是在锻炼能量,他们锻炼了很长时间,知道自己是在锻炼能量。我在网上一直没有找到,但有一个视频是比尔·莫 耶斯,他和一个太极大师,大师就站在那里,人们朝他跑了过去,然后就大喊大叫的,好像是从这个人身上弹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我是说这些人似乎是撞到了某 种能量体。
气功大师和他的气能量视频视频链接:http://www.tudou.com/listplay/sgoKN1jna5c/7o-UW73aCbQ.html
科里•古德:是的,很多人都演示过,他们能扔出能量球或是让金属凹陷。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这些人是高度发达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的这些人是谁?
科里•古德:教授我们的这些人很发达。
大卫•威尔科克:是太空项目的人吗?还是地外人类?
科里•古德:不是的。这是在虚构军事绑架项目中。这些是军事秘密运作的人来教授年轻人。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可以用创造的能量球来让金属凹陷吗?
科里•古德:是的,用能量。球体并没有射出去,但他们将球体可视化了然后射出去。这些人就好像是《星球大战》里掌握原力的绝地武士。你还写了一本书,名叫 《源场》。他们还驯化了被称为……我认为这可以被称为源场的黑暗面,或是原力的黑暗面。而且他们很热衷于《星球大战》中的东西,就好像是绝地武士,像是西 斯黑暗君主,这些从以太或是宇宙中所汲取的魔法能量。

大卫•威尔科克:这让我想起了丹尼尔告诉我的另一件事。我很想听听你对此的看法,爆发式的肌肉运动、武术这样的东西。还有一个皮特·彼得森认识的人,而他的 手绷得非常紧张,手指就好像这样。在这个训练中丹尼尔听说强烈的爆发式肌肉运动是同肾上腺素有关的。肾上腺素就好像魔法能量导体,而做顺畅温和的动作是无 法获得这些能力的。俯卧撑、举重、武术这样的运动才是关键,你本人是否听说过类似的说法?
科里•古德:很多做这种事情的人,我都没有看到肾上腺素的迹象。他们看起来很平和温顺。他们看起来毫不费力,没有类似的事情,就是非常顺畅的动作。显然他们就好像是触角一样从你所谓的源场中汲取能量。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在太极中,就我的浅薄之见,其实,你都让我想要立刻去看那些视频了,很有意思,因为我终于明白了大家为什么去练太极。他们似乎总是关注 于,我也练过武术,膝盖弯曲,重心下压,还说到丹田,就是腹部的一个区域。感觉好像有弦或者说能量线从土地上升起来,就好像你是从地球上汲取能量。你的训 练之中是否有这样弯曲膝盖来扎根的部分?
科里•古德:的确有提到扎根这个概念,想象你自己扎根于地球中心,然后把自己想象成触角,可以汲取然后放出能量,这种宇宙的背景能量。
大卫•威尔科克:丹尼尔在训练中还受到过这样的教育,说是地球授权了魔法,地球允许你来做这些事情,当你在发展意识技艺时你的能量,你是在同地球合作,它授权你做这些动作。在你的训练中是否碰到这样的事情?
科里•古德:我们的教育要比这更进一步。这同宇宙网有关。地球和太阳有关联。太阳同本星系团有关联。本星系团同银河系中心有关联。银河系同本星系群有关联,诸如此类的。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在直觉训练中他们还教了其他东西吗?
科里•古德:还有许多其他的,他们将我们置于不同的情境中,包括虚拟现实,而这很烦人。他们会将你,你自己或是你和你的小队放入一个虚拟现实环境,这是一种非常身临其境的虚拟现实环境,有气味、味道、感受。你可以感受到风。
大卫•威尔科克:你进入虚拟现实之后你是否知道自己身处其中呢?
科里•古德:这是测试的 一部分。有时会把你放入非常恐怖的情景下,或是被要求做非常恐怖的事情,同那些让人不愉快的生物来战斗。还有你必须愈发地依靠你的直觉来赢。如果你只是依 靠武术或是战术训练,你永远也没法赢。但如果你依靠你的直觉能力,你就有可能赢。这个时候就好像是清醒梦一样,你就会意识到你是在虚拟现实中,你就能让自 己脱离出来。


大卫•威尔科克:这就好像是电影《分歧者》一样,里面有个女孩被扔入了虚拟现实,而她是个分歧者。她必须学会如何从虚拟现实中脱离出来。
电影《分歧者》学会如何从虚拟现实中脱离出来视频片段视频链接:http://www.tudou.com/listplay/sgoKN1jna5c/XglU-h32L-Q.html

科里•古德:是的,自从我头两次录音访谈被放到网络上后,我经常听到这个说法。

大卫•威尔科克:还有电影《安德的游戏》,是说一个太空项目中的孩子,他们在教授这些孩子如何对抗地外文明和领航飞船。他很早就意识到他要进入虚拟现实环境 中,而他们希望让他尽可能地冷血无情。这样他就不会和这些想要挑战他的生命体合作,而是会把它们的眼睛都挖掉,他们是想做这样的事情吗?这些电影似乎同你 的经历有关?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不仅仅是训练我们,而且还是在给我们做心理分析,看看我们会遵循什么命令,我们能做到什么地步。他们想要知道谁冷血,谁会听从某种命令。有些命令……
大卫•威尔科克:非常恐怖。
科里•古德:非常恐怖的命令,我都不想在摄像机前谈论。你会看到你的那些朋友,你的队友参与其中,而你则受令参与,你必须做出道德决断或是陷于两难之中,是否要遵循趋同心去做别人所做的事情,还是不去做。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让你们战斗的怪物是什么样的?你是否可以和我们说说,我不想让你把所有糟糕的回忆都挖掘出来。
科里•古德:他们很清楚你不喜欢什么。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是故意选择了你最不喜欢的东西吗?
科里•古德:他们针对你的恐惧。显然我不喜欢蜘蛛,所以我同巨大的蜘蛛战斗,同爬虫生物战斗。

大卫•威尔科克:你身处其中时无法区分这些不是真实的,对吗?
科里•古德:没错,这很艰难,这已经到了难以区分现实与虚拟的地步。等你的直觉先知训练终于达到了始终可以区别自己是否身处虚拟现实中,那你就毕业了,可以进入下一级。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另一段对话中和我提起到,这就好像是职业拳击一样,就像是强壮的人,你必须战胜。
科里•古德:是的,而且你还是个孩子。

大卫•威尔科克:这就好像…… 这算是噩梦吧,是吧?你不记得是如何进去的,但一旦身处其中就感觉像是现实。
科里•古德:你会处于一种符合逻辑的情景之中。在这个情景中后你就必须突出重围,或是想办法突破这个情景。而唯一能够成功的方法是用直觉方法。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能再细说一下通常是什么样子的?不然的话我们只能自己想象而并不清楚你的意思。
科里•古德:这就好像你和另一个人战斗,但你依赖的并不是武术或是战术训练,你要对上那个人的眼睛同他们建立联系,然后用直觉提前一步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做什 么。这是第一步,然后你就能开始去做,然后情况就会发生,你会直觉地知道。就好像你要去扫清一栋大楼,你直觉地知道其中是否有十二个房间需要扫清,你开始 直觉地知道前五个房间已经安全了,而第六个房间是需要战斗的。然后等你达到这个节点,你就更容易直觉地知道你是身处于虚拟现实之中。而一开始的时候,当你 被送到降落区或是被置于一个情景之中,你立刻就知道这是虚拟现实,你就能脱离出来了。

大卫•威尔科克:这很有意思,因为谁在虚拟现实中进行那些动作?换句话说,如果你的肢体感觉到要同某人战斗,这人是谁?是否有人控制你的对手?是电脑程序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里•古德:他们从我们的脑中调取信息,然后控制它们。他们也能够将多人放在同一个虚拟现实中,这些人实际上是在一起的。当你同他们的思维作战时,你实际上同他们的思维和他们的椅子作战。

大卫•威尔科克:你同大蜘蛛作战时,操纵蜘蛛动作的是人类吗?还是由人工智能之类的电脑程序来操纵?
科里•古德:这只是虚拟现实的一种情景,我不知道是否是人工智能。这种科技非常高端,我知道他们从你的心理状态中反射出许多信息到虚拟现实里。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这样的科技有可能实现,难怪会有人想到《黑客帝国》,开始怀疑我们的现实有多少是模拟出来的,或是一个虚拟的更大现实的一部分。
科里•古德:划、划、划、划你的船,人生一场梦。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觉得最终我们发现自己只有一辈子的记忆, 然而却似乎有着死后和重生,我们在此处的生命只是一种虚拟,我们每次睡梦中醒来,我们只是跳回了全息中去?
科里•古德:这也许是种很准确的说法。但从蓝鸟人给我的信息来看,鉴于我们死时只是灵魂之子我们并没有活得足够久来进行灵魂发展,我们需要轮回许多次才能学到需要的知识。然后让灵魂发展到某个程度,我们才能成为更高维的生命。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收看的是《揭露宇宙》,非常刺激的信息,之后还有许多许多。我们一共有五十二集,之后也许还会有后续,所以你每周都会听到这样有趣的东西,请继续关注。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非常感谢你的观看!发布于 2019-12-05 16:2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