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区块链数字资产定投者自然是不信的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4938569

作者:穆逸扬Myytydy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4938569/answer/173525684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照例先说结论:这种言论,我一个区块链数字资产定投者自然是不信的。

比起这个,问题日志把我给看乐了:

题主啊,你预判就大方预判,Flag这种东西立得要大胆。这样“我中生有”容易显得底气不足哈。

说正题,比特币的价值飞轮模型我在知乎上也说过N次了,再重复第N+1次吧:

根据这个模型,想要在十年内让比特币价值归零呢,理论上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我随便开几个不负责任的脑洞哈:

  1. 由于某种原因,全球互联网遭到不可逆的毁灭;
  2. 由于某种原因,全球所有比特币全节点同时被消灭;
  3. 由于某种原因,支持比特币挖矿的算力一起人间蒸发;

暂时想不到其他的哈,本来想写出现了能对比特币实现降维打击的更可信的货币的,但一想到这十多年一堆山寨币分叉币每每在比特币暴涨之后跟着鸡犬升天、间歇性群魔乱舞的样子……降维打击估计也只能让比特币一蹶不振,归零怕是做不到。

那么问题来了,我上面列举的三种可能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发生呢?

搜肠刮肚之后发现,我自己的想象力不太够用……索性直接借用我的偶像中国科幻第一人刘慈欣的脑洞吧:

在大刘描述的各种人们耳熟能详的末日场景里,大到流浪地球里这种太阳毁灭式的天灾好像都做不到123中的任何一点。

可能只有三体第三部最后二向箔出场毁灭地球的情况下才有机会出现上面说的三种情况。前提还得是被章北海拐跑的那些星舰和程星最后开走那艘光速飞船上没有比特币全节点备份 ……

聊high了说得有点多,难免对没读过大刘的同学不太友好,也不知道我说清楚了没有。都怪复工第一天到公司早,闲着也是闲着,给各位拜个晚年。

有时间看情况再追更吧。


2月20日更新:

看到一群人在评论区问我比特币到底有啥价值,这个问题重复多了也写不出啥新鲜的来,贴一篇我去年10月写的旧文在下面吧

长文预警:篇幅超过5000字,但绝对值得读完!不夸张地说,这篇文章能帮助你彻底理解货币和比特币的价值逻辑。强烈建议找个安静的地方一气呵成读完不要中断

每个普通人 都值得拥有比特币

在看这篇文章的你可能完全不了解比特币,甚至认为ta跟你的生活不大可能产生什么交集。那你有没有对这个时不时会听到一下的神秘事物产生一点好奇呢?ta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在短短十年时间里从一文不名到价值万金? 所以当我现在告诉你,即使作为普通人的你也一定要拥有一些比特币的时候,会不会让你感觉更加困惑和不解呢?

我得先向你坦白:我曾经也像你一样,对这个违反我直觉的东西嗤之以鼻——这样一个既没有政府背书又没有价值支撑的东西,怎么会有人信呢?八成就是另一个击鼓传花的传销骗局罢了……直到一年多前,我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这个先入为主的想法。

首先让我疑惑的是:假如我在十年前的早期用极低的成本(不管是挖矿还是购买)获取了数量惊人的比特币,然后什么都不做一直持有到现在,我手中持有的巨额价值从何而来?这个想象中的我貌似什么都没有做,却实实在在地坐拥巨额的财富。这个念头对一直笃信巴菲特和格雷厄姆价值投资理念的我来说,简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无法解释,却也同样无法忽视。最终所有的线索把我的思考指向了一个简单结论:比特币没有我原来想象的那么简单,ta可能真的是一种有价值的货币,或者至少是某种有价值的东西。只是支撑ta价值的底层逻辑暂时不被我所理解而已。

于是我开始从网上所有能收集到的相关科普视频和文章入手,从共识机制、SHA256、非对称加密到拜占庭将军问题、PoW、PoS…在生啃了一堆这样令人头昏脑涨的生涩概念之后,我发现自己对什么是比特币这个问题不但没有拨云见日,反而更加困惑了。这时我本能地感觉到:如果大力没能出奇迹,那一定是方向选择有问题。

所幸我并没有被这种方向错误困扰太久,这里得特别感谢笑来老师给我的启发。 在李笑来的开源作品《区块链小白书》、以及定投践行群的相关课程里曾多次提到对比特币的一个简单理解角度:

理解比特币最简单的方法是把它想象成一家世界银行: 这家叫 Bitcoin 的世界银行发行了一个叫作 BTC 的货币……

从这个角度思考,想要理解比特币的价值,其实并不需要理解关于比特币的所有技术细节。而只需要透彻的理解“货币”和“银行”这两个概念即可。

于是,我就从“货币”这个比“银行”跟古老和本质的概念入手开始了我对比特币价值的探究之旅。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陆续生啃了不下10本相关书籍、以及无数散落在互联网上的文字和音视频材料之后,我想是时候跟你分享一下我的发现了。

为了让我的讲述更有代入感,下面的文字里我会不严谨地用“钱”来代替“货币”。后面无论我说“钱”还是“货币”,都是在说同一个意思。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早已习惯了ta存在的“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ta的价值从哪里来?我们真的拥有ta吗?

拿2020年9月28日的我来举例:

我在招商银行的储蓄账户里有3351.17元 在支付宝的余额宝里有14464.36元 微信零钱里有106.03元 床头柜的里很久没用的钱包里有118元人民币现钞,和不到1000泰铢的外币纸钞(疫情前去泰国旅游剩下的)

列举上这些,我是想跟你探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时间和空间的维度上看,我真的拥有这些“钱”吗

先说我在招商银行里的三千多的存款:相信稍微拥有一些金融学常识的朋友都知道,这笔钱并不会留在银行的保险柜或者金库里。招行会在保留了央行规定比例的存款准备金之后,把这笔钱中的大部分用于发放贷款。也就是说,招行并没有真的替我保管我的钱,而是拿去放贷了

因此我在招行储蓄卡里这三千多的余额,本质上是招行对我的欠款凭证。或者在说得通俗一点,是招行打给我的一张欠条。理论上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找招行兑现这张欠条,但如果像我一样持有招行欠条债权人全部都去找招行兑现,招行就会立刻破产。因为大部分的钱都被招行拿去放贷了。

所以我们在银行储蓄账户里的余额实际上是银行打给我们的欠条。 我在余额宝里的一万多分析起来也相对比较简单:余额宝本质上是一种货币基金。相当于我通过支付宝委托基金公司把我的钱投入银行间的拆借市场赚隔夜拆借利息。当然,为了平衡流动性和风险,货币基金也会持有一定比例的债券和银行存款。比如我目前通过余额宝持有的货币基金资产配置比例如下图:

上面的内容相对比较广为人知,而容易被普通人忽略的信息是:作为一种基金投资,余额宝是无法承诺收益和保本的。也就是说,你存在余额宝里的钱看上去好像跟银行存款没区别,实际上却是一种盈亏自负风险自担的投资行为。(详情见下图)

支付宝的余额宝用户帮助里白纸黑字写着:基金公司不保证一定盈利,支付宝不为账户被盗以外的本金损失承担责任。 结论:余额宝里看似属于我的钱实际上是一项期限灵活的基金投资委托,本质上是我通过支付宝把钱借给了基金公司。也可以理解为基金公司打给我的欠条。 再说微信零钱里的一百多块:在仔细翻阅了微信支付和财付通(微信支付背后的公司)的用户协议之后,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实(详情见下图)。

我们在微信零钱里的余额实际上是一种“预付价值”,说白了,跟我们在小区门口美发沙龙里Toni老师怂恿下办的卡本质上是一样的。也就是说,理论上微信支付背后的财付通可以合法地拿我们在微信零钱里充值的金额做任何事。所以,我们在微信零钱里的余额本质上是微信开给我们的一张无息欠条。 最后说钱包里的“现金”,这总应该是真正属于我们的钱了吧?然而,当今世界的一切纸币其实本质上都是发行央行的负债。拿我手里的泰铢来说,我不可能要求泰国央行给我兑换成任何有价值的实物,让发行方回收泰铢的唯一办法是抵扣税款。要知道法币的全称其实是法定不可兑换货币,我们手里的纸币本质上就是一张央行发行的不可兑现的欠条。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们的银行存款、余额宝、微信零钱还有纸钞本质上都只是各种机构开给我们的欠条而已。

也就是说,“有钱”并不能让我们做更大的财主,而只是一个更大的债主

常识告诉我们:既然是债主,就会有被赖账不还的风险。

作为债主的你有没有仔细想过,我们到底会不会被赖账呢?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通货膨胀是不是就是一种更温和更不易察觉的赖账不还行为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能够有办法规避这种“赖账不还”的行为,其实就已经自动跑赢CPI了。

在我最近一年读过的有关货币的文献中,有一个被反复提及的经典案例:雅浦岛的石头货币。这个案例最早来自一位叫威廉·亨利·福内斯三世(William Henry Furness III)的美国冒险家,他于1903年在位于南太平洋的雅浦岛上生活了两个月,并在1910年出版了记录他在岛上所见所闻的《石币之岛》这本被后世货币研究反复引用的书籍里。

雅浦岛也被称为“石币之岛”(the island of stone money)。石币除了当作交易媒介外,在当地还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拥有大的石币,在雅浦的身份地位就高。雅浦岛居民一直使用一种石币。石币呈扁圆形,中间有孔,跟中国古代的铜钱形状相似,但体积要大得多。即使较小的石币,直径也有几十厘米,最大的则有3.5米。因此,石币一般是露天存放。这些巍然屹立的庞然大物,只随交易过程而变更主人,从不挪动位置。——苗延波《货币简史:从货币的起源到货币的未来》

因此基于石头货币的交易实际上并非一种物理上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是在“一手交货”的同时完成对石币所有权转移的记账。这种记账操作与我们今天购物的时候使用支付/微信转账或者刷信用卡一样,让我们更容易看清货币系统的记账功能。

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个石币系统甚至实现了非常抽象的所有权记账:《石币之岛》这本书中曾提到,岛上有一家富户拥有一块巨大无比却没人见过的石币。这块石币跟其他的石币一样,由这家人的祖上从300公里外的帕劳岛开采打磨并准备运输回雅浦岛。然而在石币运回途中遭遇的风暴,船上的人为了保命不得不割断了捆绑石币的绳索任其沉入海底。而更神奇的是,等到船回到雅浦岛之后,由于船上众人都见过这家人的这块石币并愿意作证,使得这家人依然“拥有”这枚早已沉入海底的石币并能用ta来买东西。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真是一群愚蠢的岛民,一块毛用都没有的破石头有什么好稀罕的?一不能吃二不能穿,甚至搬都搬不动,这都能当钱花?简直愚不可及…

从客观的上帝视角衡量,你说的没错。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在这一点上,今天的我们跟把石头当钱的雅浦岛民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一点,我们不妨来开一个脑洞:

我们还无法得知智人是在何时、由何种早期人类演化而来,但科学家多半都同意,大约到了15万年前,东非就已经有了智人,外貌和我们几乎一模一样。如果现代的停尸间里突然出现一具智人的尸体,验尸官根本不会发现有什么不同。——尤瓦尔 赫拉利《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

如果有一个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描述的这种跟我们外貌几乎一样的智人祖先穿越到15万年后的今天,看到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对那些印着数字的花花绿绿的纸片,甚至是银行服务器里记录的二进制数字趋之若鹜、如痴如狂的样子,将会作何感想?

我想大概跟我们看待雅浦岛民对石头的笃信、印加人看待西班牙殖民者对黄金的贪婪的眼光是一样的。毕竟对这些使用价值高度局限甚至聊胜于无的金属、石块、纸张、数据的不合逻辑的狂热和执念,必然让身处这个共识群体之外的人完全无法理解。

关键问题是,这些使用价值高度局限甚至聊胜于无的金属、石块、纸张甚至数据为什么能长期承载比ta们自身大得多的价值呢?这些“钱”的价值到底来自哪里?

是政府赋予的吗?显然政府无法赋予在ta出现之前就已经被当做“钱”来使用的金属和石块额外的价值。至于纸张和数据,如果政府真具备“点纸(数)成金”的能力,那无限印钞应该是没有后果的。然而稍微了解一下历史不难发现,古今中外因为货币滥发导致货币被抛弃甚至政府倒台的例子不胜枚举。因此,“钱”的价值并非像多数人以为的那样由政府赋予或者基于政府的信用背书,而是来自于别的什么东西。

那么钱的价值到底来自何处呢?我们再来开一个更大的脑洞吧,想象一个货币出现之前的世界:

天冷了,会做烧饼的大柱子想要一件皮袄,会做皮袄的翠花也需要吃烧饼。这时候他们两个能直接完成以物易物的交易吗?

答案是大概率不行。因为翠花需要7天时间才能做出一件皮袄,而她第一天起就需要吃烧饼,但她在做出皮袄之前拿不出东西跟大柱子换烧饼。这样的情况不改变,双方免不了忍饥受冻,甚至是冻饿而死。

这时候翠花“饥”中生智想到了一个办法:她从不远处的河底摸到了一种有独特花纹的鹅卵石,然后拿着石头去跟大柱子说:这种石头不光好看,还有个神奇的用处。你只要集齐7块这样的石头,就可以召唤…不对,是找我交换一件崭新的皮袄。这石头你可以拿烧饼跟我换,一个烧饼换一块石头,好不好?大柱子欣然同意。

就这样7天之后,大柱子穿上了新皮袄,翠花也天天有烧饼吃。双方都各取所需,都没有再受冻挨饿了。7天后虽然大柱子不再需要另一件皮袄了,但有了鹅卵石的翠花再也不担心自己挨饿了,她可以找做包子的二柱子、种苹果的三胖子用同样一套说辞拿鹅卵石跟他们换。毕竟天冷了,谁都想要一件新皮袄。

于是,很快大家就发现,鹅卵石真是个宝贝。不光能找翠花换一件新皮袄,还能找需要皮袄的人换各种各样的好东西。大柱子的梦想也从做全世界最好吃的烧饼,变成了攒够鹅卵石然后娶个媳妇儿…

扯远了,拉回来!在这个没有货币的脑洞世界里,鹅卵石之所以会有价值,首先是因为ta可以找翠花换御寒的新皮袄,其次ta还可以跟所有想要皮袄的人换各种他们有的好东西。如果有一天,石头换不来皮袄了,那ta就又变回一块毫无用处的破石头了。

鹅卵石的价值在于,ta暂时记录了大柱子们的贡献(提供了多少个烧饼/包子/苹果…)。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把贡献记录换成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是皮袄,也可以是其他任何能换到的他想要的好东西。 这里我们要得出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钱的本质是一个记录人们贡献值的账本,ta能够帮助供给和需求跨越时间和空间的阻隔彼此成全。

在前面聊我拥有的各种形式的“钱”的时候,我们得出了“法定货币的本质是欠条或者说债务,“有钱”并不能让我们做更大的财主,而只是一个更大的债主”这个结论。法定货币的债务属性决定了必然会有各种赖账不还的可能。同样的,既然钱是记录贡献值账本,就必然会出现有人试图在这个账本里作假的情况。进而你会发现,赖账不还和在记录贡献值的账本里作假,在大多数时候是同一件事情。

也就是说,一种有效的货币或者说钱,必须为这种在贡献值账本里作假行为设置一个足够高的门槛。任何人想要在这个账本里记账必须付出足够高的代价,或者说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对于大柱子来说,他想获得鹅卵石要么得做出烧饼来换,要么就自己下河去摸。后者对于不会游泳的大柱子来说可能更费劲,于是大柱子为了娶媳妇只能拼命做更多的烧饼并让更多人吃上烧饼,从而提高这个世界的福祉。

无论是贝壳盐巴、金银铜币还是雅浦岛上的石币,都是用相对可接受的成本提供工作量证明或者是记账代价,以确保货币系统的长期有效性,让钱能值钱。一个反直觉的事实是:劣币驱逐良币实际上是一种短期假象,历史上的任何一种劣币无不以失败而告终,毕竟公平交易才能长久,没有人愿意长期被白嫖。良币会激励人们生产,劣币会怂恿人们白嫖。

写到这里,终于要触及我们这篇文章在标题和开头就点到的主题了:为什么每个普通人都值得拥有一点比特币?因为我们目前在使用的货币系统其实是个劣币系统,作为货币系统参与主体的政府或相关机构可以在几乎不付出任何代价或工作量证明的情况下随意在账本里记账,直接导致所有人都可以感知到的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暴涨驱动的虚假繁荣。

而比特币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由技术手段保证的可信账簿。技术细节这里不做展开,但可以确定的是,每一笔比特币交易和记账背后都是有机制保证的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每年因为比特币挖矿消耗的巨量电力就是这种工作量证明的直观展现。

由于比特币挖矿中存在难度的动态调节机制,目前比特币系统付出的矿机和能耗的成本,实际上是反映了目前对于建立和维护一个可信账簿系统的必要投入的动态平衡点,看似浪费其实并不白费,巨大的资源投入折射的是更大的社会价值

借由这种技术的保证,我记录在其中的贡献有机会穿越漫长的空间和时间,到我未曾到达的远方、去我已经不在的未来。而那些贡献会远方在未来闪烁着同样的,甚至更大的价值光辉。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希望拥有更多比特币。只因为,我想在一个更靠谱的账本里记录自己的贡献。

那你呢?编辑于 10 小时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