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几句闲话

作者:中本姜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3502239/answer/172211592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说几句闲话:

1,2017年之后,知乎关于比特币的问题下面,觉大部分回答者恐怕都没有比特币,尤其是少有将比特币当作长期储备来囤积的人。为什么真正拥有比特币的人都不在知乎说话了呢?懂的都懂。

2,一个资产诞生10多年了,仍被叫做庞氏骗局,一个资产在过去12年中任何时候购买,现在都不亏,然而很多人仍然嗤之以鼻,甚至连了解都不愿了解。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

3,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决定人与人差别和命运的真的不是术,而是道,是对这个世界的根本认知。

4,世界有两种人,真正拥有比特币的和不拥有比特币的。在未来,他们会分化成两个阶层,差距会大于人和狗。

5,大部分人是不配拥比特币的,他们只配买A股,那可是价值投资。

6,比特币是传销,是骗局,买了会变成废人,千万别参与。

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 sorry

编辑于 02-08

可能会颠覆部分人的认知

作者:聚变的Atlas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3502239/answer/172243321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充满了傲慢和偏见以及情绪化的暴论,可能会颠覆部分人的认知。

所以如果您看完如有不适,请权当笑料,若症状无法缓解,请尽快就医。


最近一年币圈话题在圈外平台以及出现太多次了,说实话,吐槽都吐槽烦了;解构都解构烦了。

所以我选择想难得放飞一次直接对线吧,反正既叫不醒装睡的,也叫不醒昏睡的。

一脚揣上去,就当活动筋骨,能踹懵一两个就当积德了。


反对比特币的群体中,有一种观点占据了主流,即“无政府信用背书”。

为此,比特币的拥趸们从各个角度进行了辩驳,但在我看来,几乎没有几个有说服力的。

不是他们辩驳的没有道理,而是他们压根就打错了靶子。

因为胡万根本不在乎小六子到底吃了几碗粉。

所以看着一帮支持者一个劲的说“共识”,说“算法”,说“密码学”的……

以此妄图把比特币和黄金关联起来的蹩脚做法,

全都不知道对面在想什么。

只讨论BTC,却不讨论区块链的群体中,100个人里面,能清楚明白区块链技术背景,心中有明确逻辑链的同时,还能有点IT和金融两大学科基础的,也就一两个。

剩下的人里有十几个能做到满瓶子不响半瓶子咣当,就已经不错了。

再剩余的都是两眼一摸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拉他们到小学联欢会上都不一定能把话说利索的人;

跟这帮人说算法?说共识?逗我吗?

无政府信用背书这点,其实是没错的,即便很多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是附会他人。

但确实没错,BTC就是无政府信用背书。

他们愿意无脑相信权威,这点并没问题。

这是大部分人能活到现在的重要认知基础。

真正的问题在于,

他们根本想象不出一个比“国家政府背书”还要稳固的权威形象而已。

自然无法相信BTC的共识基础更加稳固的事实。

而现实中,比政府背书还要权威的东西,不光存在,而且还不在暗处,就正大光明的摆在所有人面前,甚至被绝大部分国家拿来当作国家发展的方针;

但是无数的人,视 而 不 见。


这就是我即将要说的重点了;

这个更加权威的东西,叫做科学体系。

准确来说,叫做人类文明发展过程的整个科学体系,包含了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

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什么叫做科学,什么叫做科学体系。

我就直说了吧,大部分人骨子里根本不相信科学;根本分不清“科学”和“权威”;也根本不知敬畏为何物。

他们之所以选择相信一件事物,根本不是因为这件事本身,而是因为这件事来自于权威。

只不过,恰巧这个时代绝大部分的科技成果自带了权威属性;

然后使得这帮人自动把科学和权威划了等号罢了。

他们之所以选择进医院治病,不是因为从源头相信现代医学,只是听说或见识了身边的人去了医院能治得好。当“听说”了另外一个场所也具备这个功能,这些人立马就会燃起希望。

他们之所以愿意将孩子送往学校并努力供养深造,不是因为从源头相信现代教育,只是听说或见识了知识改变命运的积极例子,当“命运”快速就能改变,这些人立马就想改换路径。

他们之所以听信某一个专家学者,不是因为从源头看到他们的专业水准清晰可见,只是因为他们被口耳相传。当这些专家学者染上争议,这些人立马就会落井下石。

他们之所以相信了某一个概念,不是因为从源头摸清了它的根基,只是因为这些概念足够惊奇或足够的利益,当这个概念开始不符合他们自己的的传统认知,这些人立马就会带入惯性偏见。

你一定见过这样的人,手边有了手机电脑完全不知该拿来干嘛,对自己接收的各路信息完全放弃主动权,也不尝试甄别,偶尔遇到真正有益的东西也无法积累,更谈不上什么挖掘干货。

自己接触到的新信息几乎都来自于他人咀嚼过的,你和他说:“任何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只有主动挖掘、碰到满鼻子灰,才有可能获得冰山一角。”

他会回复:这不废话吗,还用你说?

可转过头去,他还是把转了不知道多少手的扭曲信息碎片、和深加工后塞满了各路资本私货的垃圾大礼包作为自己人生中最主要信息获取渠道。

一旦离开了熟识的人,他们生活工作衣食住行玩的成本都大涨。

甚至很多人离开了社交人脉积累,甚至可能丧失生活自理的能力。

和这种人谈共识?他配么?

一个人永远无法赚到认知范围以外的钱;
就算凭运气赚到了,也迟早会靠实力亏掉,这是一种必然。


知乎自古以来有句口号“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同理,其实以大多数人的认知程度,根本不具备被社会善待的资格。

又同理,以大多数物种的演化程度,根本入不了进一步分化的环境。

敬畏一词,在有些人心中是一个底线,对另一群人可能就是可有可无,对再另一群人可能完全不需要。

如今的知乎用户,大多都是自我感觉还行、自我定位为素质不低的人群,以及青涩而纯粹的学生党,完全没有深入基层过,不知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句话威力有多大。

大部分的人在斟酌“如何选择”这个行为之前,就已经实质性的做完了选择。

后面的很多动作其实都是一种“秀”。比如,嘴上说出来,即便是自言自语的说出来,这是一种“自我”眼睁睁看着“本我”在表演的作秀。

而真正的斟酌和判断,则反而大多都发生在安静枯燥的独处时间,比如深夜。

所以完全可以说,习惯光着脚以至于面对穿鞋之人时还很自信的那种人,只有自己都忽视的盲目与无意识的从众;判断和斟酌根本不存在。

这种看似做出选择,实则慌不择路的经历,一次两次还好,长此以往人们便会被这种自欺欺人裹上一层包浆。而且越来越厚,直到看不清包浆里面是什么的地步。

就如一个人蒙受冤屈甚至却不知道谁在害他;

就如一个人家道中落甚至却不知道损失在哪……

价值观、判断力、自我意识、自我认知,虽然这些东西又不可能打娘胎里带出来,

但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没有形成这些东西的机会了。

当一些人抱着单纯积极的目的,努力“活的更好”的时候,另一些人正在付出千百倍于前者的努力“让他人活的更差”,当然,目的是让他们自己活的更好。

仅此一条,就意味着世间所有的善行,和维护社会秩序的努力,都有一个理论上的崩溃点。

而在历史的长河中,墨菲定律百分百生效。


人类这个物种,贪婪,懒惰,傲慢,自私。

你以为我想抨击一波人性的恶对吧?

不,这些就是人性的一部分,不分善恶。

我要说的是,“对本性的不自知”。

数百年后,即便人类已经散布在太阳系。

也一定有人像蚂蚁一样,抱团挤在一起,

却自认为永远没安全感,注定孤苦伶仃。

一定有人可以跨星球开黑玩网游,却同时坚信天圆地方和民科预言;

一定有人当天能够治好自己绝症,然后第二天开心的参加占卜课程。

一定有人使用超算预测宠物爱好,同时祈祷神明保佑家业风调雨顺。

他们中的大部分,也一定会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

而造成他们自身结果的,不是贪婪,不是懒惰,不是傲慢,不是自私,而是对这些本性的不自知和无所谓。

如果一个人贪婪成性,懒惰成性,傲慢成性,都不算什么。每一科学家的内心都住着一个欲求不满的疯子;每一个工程师的内心都对懒惰有着无限的追求。

仅此“自知本性”一点,足以改变太多东西。

数万年前,一个直立行走的种族诞生于自然的选择,放在这个时间尺度上,决定历史进程的,依旧会是自然。

在无数人自称为“咸鱼”/“佛系”,却没有对冲风险的手段时,

也有无数人并不担心未来会发生巨变,

因为他们早就活在当下了。

他们现在努力的是:想办法抓住未来。

对于过去,当下,未来,强者最多只能抓住其中的两者,只有圣人能抓住所有,而庸人则只能抓住一个,也至少会起码抓住一个。

懦弱者只活在过去,盲目者只活在当下,空想者只活在未来。

怀旧者活在过去和当下,观察者活在过去和未来,开拓者活在当下和未来。


数字货币的基础是数学、密码学,说的更长远点,就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的整个科学体系。

人类社会,可能会有整体性的政权更迭,可能会有整体性的国破家亡,可能会有整体性的改旗易帜,但人类社会,会有整体性的自我了断吗?

那些说法币有政府信用背书,所以才坚挺的,你告诉我,一届政府,一个国家,甚至一种意识形态,哪个比“与一个种族发展高度绑定的科学体系”更加坚挺?

BTC的密码学基础不过是一道“256位数字里找0”的数学题罢了,仅是数学层面的设计,只是如此,便足够从09年使用至今长达十余年,乃至于未来就算偏少的估计也起码再能用5到10年。

随着科技的发展,BTC的后续硬软分叉升级和更先进的数字货币自然会提高“数学题”的“段位”;

所以哪怕量子计算机发明也没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别说博弈论、传播学、社会学,光密码学自己内部都失守不了;

指望量子计算机能破BTC的,就像指望自己光天化日之下拿着一把刀,大喊大叫的砍向两公里外的人,对方还不知道跑一样,属于一个理想状态下都显得荒谬的假设。

我知道,既便如此,还是有质疑的声音:万一实用性通用性量子计算机一夜之间被发明了呢?

是,这有可能,但这个可能性就如同清朝政府在火枪火炮都没被八国联军发现的前提下,发明出了远程洲际弹道导弹一样。

这种可能性,在我眼中的数学期望和上帝直接下凡给我一个大嘴巴子的数学期望是一样的。

如有人认为,有朝一日人类“提出问题”的速度比“解决问题”的速度还慢;那密码学确实是没用了。

当真有这种可爱的想法,建议去搜搜什么叫“P/NP问题”,

因为这意味着人类成神。


现在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看好BTC为首的头部数字货币,哪怕它们现在早已脱离最初的设计难以成为货币,而是成为了投资标的物。

是,这些玩意有泡沫;

是,这些玩意迟早会大跌。

而我在乎的根本不是这些。

我在乎的是,这些玩意永远不会“退市”。

除了人类毁灭、人类成神或者人类种族整体社会结构的巨大变革(例如全世界永久性断网断电);

这类东西已经无法从我们这个社会中消失了,谁都做不到。

即便全球矿难也做不到;即便所有国家入刑封杀也做不到;

相比之下全世界联合起来消灭新冠、消灭疾病、消灭毒品都更加现实。

自从我们这个种族在这个星球上有了一席之地至今所创造的所有事务中,能够满足这种条件的,屈指可数。

今天,人们依靠乃至过于依赖纯粹性权威,是因为它方便于人类目前社会的发展需要,我不认为,未来人类永久会依赖纯粹性权威,我们迟早会诞生出比千万年前的老祖先们在海滩边拾贝壳更加先进、稳定、可进化的价值存储手段。

事实上,未来已来,只是分布并不均匀。


很多人持币者都幻想一个浪漫场景,在未来有一天,自己可以公开一段私钥,向孩子说:你看,我曾经拥有过这些,你哪怕现在去全网任何一个账本上查,都能看到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地址XXX获得了它,而现在这个地址就是这个私钥的见证。

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而我现在意识到的是,即便是200年后,也可能会有一个存在,从火星上向着地球近地轨道发送一串字符,而这串字符,依旧能够包含一个文明最底层、最源头的信任。来自于该文明科学体系的浓缩,而不是所有社会性动物都会使用的初级权威工具。编辑于 02-09

123

https://www.zhihu.com/people/liu-yang-43-9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